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方式视点 · 新视角新视点
关键词: 众星 图片 4条 风采  
首页|聚焦|视点图话|神州风采|艺术资讯|体坛资讯|书画艺术|健康生活|公益|文化印记|视界|读来读往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印记 >
文化印记
王陵瑰宝:亚洲艺术博物馆重启汉代贵族宫廷生活
时间:2017-02-23 14:38来源:雅昌网
原标题:【雅昌专稿】王陵瑰宝:亚洲艺术博物馆重启汉代贵族宫廷生活 金缕玉衣、镶玉漆棺、无烟缸灯、可以演奏的成套编钟160余件中国近期出土的珍贵汉代文物于2月17日亮相旧金山……
原标题:【雅昌专稿】王陵瑰宝:亚洲艺术博物馆重启汉代贵族宫廷生活

  金缕玉衣、镶玉漆棺、“无烟”缸灯、可以演奏的成套编钟……160余件中国近期出土的珍贵汉代文物于2月17日亮相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这批代表了汉朝诸侯王陵文物的精华在深埋200年后终与世人再次见面,“王陵瑰宝:中国汉代考古新发现”展览充分体现了汉代贵族对自己今世与来生享乐和地位的关心。

  汉朝是中国古代文明的一座巅峰,在文化、艺术、科学、军事各个领域硕果累累,影响非凡。汉代皇族们享受了奢华的宫廷生活,建筑陵园时则更不惜工本,为保证死后所有需求同样能得到满足。陵园建筑结构基于宫廷布局,陪葬物排列有序,日用品、厨具、皇室专用器皿、兵器、甚至洗漱用品都样样俱全。诸侯王有生之年所享有的一切美好在死后无一不备:饮食、音乐、美酒、甚至性爱,体现出汉代人的厚葬观念。

  据悉,此次展出的文物主要来自近年来江苏省内的两处重要考古发现,包括盱眙大云山汉墓(西汉江都王刘非墓)和徐州驮蓝山西汉楚王墓。江都王陵的考古发掘,源于2009年初,江苏盱眙大云山发生了严重盗墓事件,之后考古学家进行了全面勘探与发掘,揭出陵园内三座主墓、十三座陪葬墓、兵器陪葬坑两座、车马陪葬坑两座,出土了约10000件精美文物。

王陵瑰宝:亚洲艺术博物馆重启汉代贵族宫廷生活

西汉带铭文的瓦当 左侧为“长生无极” 右侧为“长乐未央”

  为了能以一个独特的视角展示出汉朝王室的生活方式与情趣喜好以及为死后复生而花费的心思,策展人选用了出现在器物上的铭文,也是汉代流行的吉语“长乐未央”、“长生无极”、“长毋相忘”将展览分为三个部分,分别展示了汉代贵族生活和宫廷娱乐、玉石崇拜和追求永生,以及宫廷内的私密生活。

  “从汉代器物上的铭文可以发现汉代人对生活的追求。这次展览的三个部分,‘长乐无央’表现了汉代人追求永久快乐的理想;‘长生无极’表现汉代人对长寿的追求;‘长勿相忘’,表达了汉代人们对爱情的追求。其实三个主题放在现如今也是人们对生活的追求。”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馆长许杰表示。

  “长乐未央”:贵族生活和宫廷娱乐

  第一部分展现了汉代贵族生活的日常、祭祀、饮食以及宫廷娱乐。不仅能看到汉代贵族日常享受的奢华生活,包括当时宫廷内的精美装饰和先进的工艺技术,并且还能体验到宫廷音乐以及舞蹈。

  首先,照明在汉代是一个重要的分野,灯具开始大量出现。下面这件灯具的底座是鹿,鹿在古代是长寿的象征,又与“禄”同音。

王陵瑰宝:亚洲艺术博物馆重启汉代贵族宫廷生活

盱眙大云山1号墓出土西汉早期鎏金銅鹿灯(南京博物院藏)

王陵瑰宝:亚洲艺术博物馆重启汉代贵族宫廷生活

汉代无烟铜缸灯 盱眙大云山12号墓出土

  汉代人很讲究生活的品质,这件“无烟铜缸灯”在当时是很前卫的,下面是像鼎一样的容器,左右各有一个弯曲的柱子转接到盖子上,登台还有门,可以放蜡烛。灯燃烧产生的烟通过罩子经过弯曲的柱子进入底部的铜鼎中,里面放了水,可以将烟吸收,特别强调环保。而且它还可以调节灯的强度和方向。

王陵瑰宝:亚洲艺术博物馆重启汉代贵族宫廷生活

盱眙大云山1号墓出土西汉早期青铜编钟(南京博物院藏)

王陵瑰宝:亚洲艺术博物馆重启汉代贵族宫廷生活

盱眙大云山1号墓出土西汉早期编磬器座(南京博物院藏)

  有了灯,晚上就可以进行娱乐活动。走进大厅,映入眼帘的便是“盱眙大云山1号墓出土的青铜编钟”,该套编钟共19件,其中甬钟5件,钮钟14件,分上下两层悬挂,上层钮钟14件,下层甬钟5件,均自小到大依次排列。其钮钟和甬钟的组合与南越王墓和洛庄汉墓乐器坑所出编钟组合相同,为迄今国内所出第三套完整的西汉编钟,但鎏金龙纹铜虡(jù)业与鎏金铜虡兽座为首次发现。

  除了乐器,还可以通过舞俑欣赏汉代优美的舞蹈。

王陵瑰宝:亚洲艺术博物馆重启汉代贵族宫廷生活

徐州驮蓝山楚王墓出西汉早期陶舞俑(徐州博物馆藏)

  看这个挥舞着水袖的舞娘多么的婀娜多姿。

  汉代没有椅子,所以汉人是席地而坐或者是坐在低矮的榻或席上。上面这个女俑可以看出是位女官或者贵族,她穿着三层衣服,均是丝绸所做,还嵌有珍珠,而且还扎着时髦的燕尾发饰,可见汉代的女子也都很追求时尚。

  娱乐之外,宴席也很讲究。这件“青铜分格鼎”很像我们今天的火锅,但是它有五个格子。

王陵瑰宝:亚洲艺术博物馆重启汉代贵族宫廷生活

汉·羊钮虎足铜樽 1992年胥浦镇肖南村胡庄出土

  樽为圆筒形,由盖和器身组成。盖顶中心为桥形钮,钮孔穿一圆环,钮座为柿蒂纹;其外三周弦纹,盖置三只小卧羊;细部阴线刻划。器身直壁,饰以弦纹,腹部对应处贴饰一对铺首衔环,底足为三只蹲伏虎。羊的温顺可爱与虎的威武凶猛相得益彰,形成强烈对比。

  “长生无极”:玉石崇拜和追求永生

  这部分充分表现了汉代文化中对玉石的无限崇拜和敬仰。汉人相信凝聚天地之精华的美玉具有神奇功能,可以保证尸体不腐化。此次展出的镶玉漆棺与金缕玉衣不仅罕见,而且是汉代考古发现的最精美与完整的典型范例。

王陵瑰宝:亚洲艺术博物馆重启汉代贵族宫廷生活

  展出的狮子山楚王墓出土的镶玉漆棺也相当罕见,被称作是“中国第一棺”。玉棺侧板上镶嵌了大量菱形玉片,复原后实际使用玉片总数达2095片,大多是来自新疆玛纳斯河流域的碧玉。中间填充有粘有银片的玉璧,玉片之间还有条状的金箔、银箔贴边,极为夺目,可惜玉片上的小孔中镶嵌的金泡钉已经被盗墓者洗劫。玉棺内部放的则是“金缕玉衣”,下面这一件并非与玉棺是一套,而是其夫人的金缕玉衣。

王陵瑰宝:亚洲艺术博物馆重启汉代贵族宫廷生活

金缕玉衣 盱眙大云山2号墓出土 西汉早期

  由于墓主人身份等级不同,玉衣有金缕玉衣、银缕玉衣、铜缕玉衣之分,即用许多四角穿有小孔的玉片,由金丝、银丝或铜丝编缀起来。玉衣的起源,可以追溯到东周时期,到三国时曹丕下诏禁用玉衣,共流行了400余年。其中,金缕玉衣是汉代规格最高的丧葬殓服, 只有皇帝、诸侯王及极少数近臣使用。这件由千百馀片经过细致加工的“鱼鳞”状玉片和金丝编织缀而成的殓服。世界上现在仅存的完整金缕玉衣屈指可数。古人们认为玉石可使尸骨不朽,金玉葬衣也代表着死者的高贵身分。

王陵瑰宝:亚洲艺术博物馆重启汉代贵族宫廷生活

西汉·龙形玉佩  1997年刘集镇联营4号汉墓出土

  佩为青玉琢制作,泛黄,局部有黑色沁斑。双面对称琢雕成口衔尾的龙纹,龙身蜷曲呈环形。龙双目圆睁,吻部突出,角向后。通体阴刻细密鳞纹和网格纹,镂雕三个弯趾呈“人”字形的龙爪。首尾衔咬处和尾足处各有镂孔。玉质温润,设计巧妙,雕琢精湛,龙纹生动,是汉代玉雕珍品。

王陵瑰宝:亚洲艺术博物馆重启汉代贵族宫廷生活

龙形玉佩

王陵瑰宝:亚洲艺术博物馆重启汉代贵族宫廷生活

玉蝉

王陵瑰宝:亚洲艺术博物馆重启汉代贵族宫廷生活

徐州天齐山汉墓出土西汉早期金带扣(徐州博物馆藏)

王陵瑰宝:亚洲艺术博物馆重启汉代贵族宫廷生活

展出的玉器

王陵瑰宝:亚洲艺术博物馆重启汉代贵族宫廷生活

西汉彩绘羽人四神纹漆

  西汉彩绘羽人四神纹漆是1994年在陈集杨庄詹庄西汉墓出土的。造型有些特别,呈半椭圆形,长木柄已朽。双面彩绘,正面朱漆为地,以黑漆勾线,黄漆绘纹饰,外圈绘一周锯齿纹,内区上部绘两个相对的羽人,左侧羽人单膝跪地,手持锥形法器;右侧羽人躬身相对。两羽人下方各绘一只相向嘶鸣的凤鸟,左侧鸟首前伸,双翼张开;右侧凤鸟昂首挺胸,身后绘有一只展翅的仙鹤。中上部绘有两只异兽,皆张口,面目狰狞。左侧作匍匐状,由虎头、羊角、豹身和龙爪构成;右侧异兽为作力士状的虎,双爪并举,憨态可掬,虎尾下绘有一展翅仙鹤。中下部左侧绘有羽人驭龙,右侧为羽人驭虎,龙虎皆侧身相向立于扇面,羽人用长绳拴龙、虎之口以驾驭之,脚踏云气。虎下方另绘有仙鹤和羽人各一。底部左侧绘有一龟一蛇;右侧绘有一带翼飞龙。通体间饰云气纹。背面髹黑漆地,外圈以朱、褐漆绘一周三角形几何纹,内区以朱、褐漆满绘云气纹,云气纹顶部及相邻区间绘有羽人、飞鸟、龙、兔、鹿、牛等图案。中下部用黑漆勾线,褐漆绘一龟。整个画面细密繁缛,表现手法既写实又夸张,充满神秘感。翣 [shà],亦称障扇,是一种用于遮障棺柩的装饰品,标志贵族身份的礼仪性丧葬器物。其原型其实就是棺主人生前使用的遮风遮雨的扇子,由侍女手持,立于身后。因为古人视死如生,死者生前的生活用品基本上都会被冥器化、缩微化,从而顺利带入地下世界,继续享用。

王陵瑰宝:亚洲艺术博物馆重启汉代贵族宫廷生活

仪征联营10号墓出土西汉时期漆占卜盘(仪征博物馆藏)

  西汉漆占卜盘是2006年在仪征刘集联营10号汉墓出土的,整件器物为木胎,正方形,通体髹黑漆,盘面以朱漆绘正方形,中心绘十字,内框四角绘小正方形,其间绘对称短线条。盘上朱书文字五层,从内到外排列五行、天干、地支、十二月、二十八星宿,其中天干、十二月呈顺时针排列,地支呈逆时针排列。

王陵瑰宝:亚洲艺术博物馆重启汉代贵族宫廷生活

在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展示的彩绘背箭箙陶俑

王陵瑰宝:亚洲艺术博物馆重启汉代贵族宫廷生活

西汉彩绘骑兵俑

  西汉彩绘骑兵俑在2007年出土于仪征新城烟袋山4号车马坑,骑俑头戴冠,交领,衣右衽,上身直立,坐姿稳健,双手举于两侧呈持缰状,双腿分开呈骑姿。腰间有裙摆。先用刀在面部刻出五官,再彩绘。身绘红彩,眉眼绘黑彩,但大部分彩绘都已剥落。马为雄性,由头、颈、躯干、四腿和尾八个部分组成,用木榫连接,以生漆粘合。马四蹄伫立,低头颔首,马尾扎束成结,身姿矫健,张口作嘶鸣状。马身原有灰白漆,脱落斑驳,眼眶用红彩勾线。骑俑驭马而行,姿态生动,气势雄伟,栩栩如生。

  “长毋相忘”:宫廷内的私密生活

  这部分更深入地呈现宫廷内的私密生活,宫内的起居与贵族男女的日常是更为隐秘的一个世界。展品不仅包括大型银质沐浴盆,设计独特的陶瓷便壶,还有罕见的带扶手的石质坐厕及两件铜祖。

王陵瑰宝:亚洲艺术博物馆重启汉代贵族宫廷生活

盱眙大云山12号墓出土西汉早期“长毋相忘”铭银带钩(南京博物院藏)

  展览展出了一枚名为“长毋相忘”的铭银带钩。这枚银质带钩原属于大云山墓主江都王刘非的一名姬妾,可以一分为二,内侧铸有吉语 “长毋相忘”。带钩合并后吉语便隐藏不见,隐喻着合二为一、永久相伴。“这是她送给江都王的呢?还是江都王送给她的呢?或是她在宫外另有情人?”许杰认为此物非常耐人寻味,并且寄托了汉代人对美好的爱情与生活的向往。

王陵瑰宝:亚洲艺术博物馆重启汉代贵族宫廷生活

西汉彩绘云气纹漆匜

  汉朝帝王诸侯们的洗浴也是极其考究的,有专门搓背的器具,洗浴的银盆,甚至坐浴的小椅子也是做工考究,工匠们将椅子中间镂空,让水可以流出。再比如此次展出的一件当时汉代的厕所,不光有蹲的踏脚,还有靠背以及扶手,这充分体现了当时人们对于舒适生活的一种追求。

王陵瑰宝:亚洲艺术博物馆重启汉代贵族宫廷生活

徐州驮蓝山楚王墓出土西汉早期厕所模型(徐州博物馆藏)

  西汉王室贵族对个人仪容和卫浴也十分重视,此次展出的一件两千多年前的厕,与汉朝以前的蹲式的厕所不同,人们从墓穴的发掘品可以看出汉代使用了坐式的厕所,且其上以石头雕花并附靠背,极为精美讲究。与此相关的还有展览里的各种洗浴工具。

王陵瑰宝:亚洲艺术博物馆重启汉代贵族宫廷生活

西汉·青釉陶虎子 1994年仪征刘集镇联营1号汉墓出土

  虎子扁球腹,平底,矮圈足,器身一侧出一流,流口大,向下收缩,上有三道凸棱,提梁为弓形,绞索纹装饰,柄一端近流处有4个圆形贴饰,另一端贴有长长的鞭纹和4个圆形贴饰。腹部自上而下刻有戳点纹、水波纹、梯形纹数道,间以弦纹。灰白胎。胎质坚质细腻,施青黄色釉至腹部,釉层均匀,釉色明亮光洁,上有翠绿釉斑。造型奇特,是汉代虎子中的佳品。

  汉代人对房中术也极为讲究,不仅仅是生理的追求,还是对长寿的追求。

(编辑:易欣)



免责声明:本篇文章转自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本网站不负责任何法律责任。联系方式:QQ:2839857990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招贤纳士
视点网 版权所有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989
E-mail:cnshidian@163.com 电话:010-59195178转603
    京ICP备12053082号-1